2010-04

不受教育的权利

——教育侵占了生命中的留白,令生活窒息


朋友的老婆怀孕了,两口子赶紧去买了许多胎教的书,如何培养出一个聪明的孩子,给他光辉成就的一生,教育孩子是他们的头等大事。于是,一个生命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,就“被教育”了。幼儿园、小学、中学、大学……还有更多还在继续。八十岁的老爸沉迷于学习电脑,谁愿意被OUT。生活被知识和信息侵蚀着,不受教育和学习,就必被埋没,以至无法生存。当生存变得被动且艰辛时,人类就显得悲哀了。


“功夫”是我养的一只猫,没断奶时被朋友街头捡来请我带养。后来有了“闪电”,也是没满月就买来陪“功夫”。它们从小和人长大,没有老猫的教育,天生懂得如何生活,一切都是天成。同其他一切同类一样,它们有太多的自由自在,有太多的懒散发呆。这种发呆,对于辛苦勤劳的现代人简直就是奢侈品。自命不凡的以高等动物自居的我们,真比那些没受过教育的低等动物们幸福吗?


10年前,我曾到过肯尼亚与坦桑尼亚交界的马赛部落,到之前多少心里有一个优越感和担心:我是文明人,小心他们的野蛮。没成想,到了那里,反倒是他们的无所事事、悠哉悠哉感动了我:拄个木杖,在阴凉下让自己放松放空,有最简单的憩息和最少的说笑。那神情如同午后树阴下的狮子和雪地阳光中的企鹅。学会发呆,让大脑放空,让时间停滞的感觉很舒服。原来,不受教育一样活,而且活得还很自在。


“知识就是力量”,但确切地说,知识就是破坏力。知识让人获得欲望,在欲望中快乐,在欲望中痛苦,在欲望中忙碌……知识打破了自然天成的平衡,首先破坏我们的内心,继而摧毁我们的世界。教育会令我们感到无知,无知的体会是文明人类特有的痛苦。所以,在非洲,一些好心人,真诚地奉献爱心,深入到偏远地区普及教育、传播知识,教那些已经世世代代几万年的人们学习新的语言、学习科学,点燃他们的信念和欲望,让他们摆脱贫穷去过幸福而优质的生活。的确,他们工作了,文明了,但在摆脱贫困中也减少了幸福感,在优质的生活里却远离了淡定从容,大多数最终沦为真正的贫穷。


知识,更让人从中获取了超乎人自身的超强能力。在被教育和教育的过程中,知识在传播、积累、膨胀、甚至变异,影响迅速扩散,世界与日俱变。我们给它冠以种种顺耳的名称:科学、进步、发展、文明……但这一切显示的都是一种力量,而所有的危机:环境保护、物种安全、资源开发、世界和平等等,也都基于这一力量的作为。知识,让地球如此的不安全!在此,教育的角色似乎成为邪恶的传教士。


在教育之下,人们变得劳累(这是现实),而且愚昧(因为真理迷荒),以至邪恶(这是结果),并且虚伪(这是必要)。但文明的外表依然五彩斑斓,人们总可以自我找到平衡、找到慰藉,甚至找到赞美,但世界,在我们的欢歌笑语和吹捧声中垂死。


记得当年,一些有识之士起来呼吁那些好心人停止对落后地区的教育,而余秋雨还愤怒地挥毫批判:这些有知识的人阻止他人掌握知识,是别有用心,居心险恶。不能说余老先生无知,只能说他受知识毒害不浅。


我们现在明白并开始了对原生态的保护,而我们人的原生态呢?在我们的智慧还不足以理解万物始创的时候,我们还是先学会尊重,对人的原生态的尊重,并保护。原生态,是自古最原始的状态,那种状态下的人,我们一定会觉得无知、愚昧、野蛮……还可以冠以更多我们文明字典中的贬义词,但,要相信他们可以生存,而且应该继续生存,以他们的方式,只有他们的方式才可以与原生态的自然界相融合。保护原生态,最好的方法是远离而不是参与,是无为而非有为。教育仅限于文明世界,并缔造无教育保护区,保护人的原生态,保留那里人们最原始的生活方式、完整的种群、生长的空间和纯正的基因,停止开发和扩张,停止教育的传播,同时也重新审视我们的教育体系,减少教育,人类需要拥有不受教育的权利。不要担心他们的愚昧,大智或许若愚,或许他们才是人类最后的诺亚方舟。


如果有一天,“功夫”和“闪电”在人类的教育和感化下也开始学习知识并掌握技能,且有能力带动猫种族共同进步发展……我们会为猫的文明进化感到欣喜?还是恐怖?